第368章 意外
作者︰幽靈徘徊      更新︰2020-08-02 22:59      字數︰2124
  聯想起姜維所言的臨洮城被攻佔一事,再加上餓何此時出現在這里,很快餓何的出現瞬間就在姜維周圍引起了一場小騷亂,

  這個真正意義上的隴西羌人豪酋只用了片刻不到的功夫就搶走了本來聚集在姜維身上的視線。

  而跟隨在餓何後方同時出現在此的兩名勢力稍遜一籌的豪酋,越當、虯塞兩人也是面帶笑容的看著眼前這個熱鬧場景。

  但兩人並沒有去摻和到餓何同芒中等人的談話,沒過多久剛剛到來的兩人只是去人群中開始尋找起自己的熟人了。

  牽著陪著自己爬山淌水的馬兒姜維則一直都是默默的觀察著沒有出來表態。

  當然,現在也並不需要姜維來向他人表明態度了。

  剛剛才與芒中敘舊完畢的餓何只是短短言說了幾句話,大致的說明了一下臨洮城現在的情況。

  不久前那個還在猶豫不決疑神疑鬼的芒中就第一個響應了餓何的邀請準備帶人前往臨洮城中了。

  準備回去叫人的時候芒中也沒有忘記同姜維請示一下,再怎麼樣芒中懷著藏著的那枚小金印可不是假的。

  把韁繩交給親衛姜維也是點頭同意了芒中的提議,直到有了芒中的這個舉動餓何才算是發現了姜維的存在。

  這位大漢將軍入隴西也有那麼久了,差不多整個隴西郡該知道的都知道姜維的存在了。

  “將軍欲要誅曹賊解萬民于水火之中的高德,實在是讓吾等敬佩不已啊!”這番話語乃是對面的餓何用著一口有點別扭的中原話說出來的。

  上下打量了一眼對面的餓何,在姜維眼中這位豪酋外形上同其它的羌人酋長們其實並沒有多少差別,但在氣勢上餓何這位豪酋卻是截然不同。

  “我大漢天子心懷仁義不忍魔兵殺戮百姓,故才派我領兵來此,奉天子仁義之詔我又何來高德一說?”對于餓何的客套話姜維則選擇用羌語來回答。

  幾輪交談客套下來,姜維與餓何終于是進入了正題,而在商議了自己等人怎麼進臨洮城與如何進去這些關鍵的事情後,姜維的視線又轉到了越當、虯塞兩人身上。

  艘艘舟船組成的浮橋橫列洮河之上,借著朦朧的星光能夠看到位于浮橋不遠處的一座被破壞的差不多的石橋。

  這座石橋除了江心之中幾根柱子還孤零零的立著外,其他的部分要麼就被堆積在了安排,要麼就早已經讓洮水給沖走了。

  至于臨洮城有個好端端有石橋不用反而要破壞,反倒是要用浮橋來代替這件事的原因,在姜維的身影出現在浮橋之上其實就已經不言而喻了。

  將近萬余人想要通過僅供寥寥幾人並行的浮橋所耗費的時間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姜維與餓何的安排商議下,最終姜維所率領著的大漢士卒選擇了走在芒中與迷當所率領的兩個部族後方。

  有著以往讓所有居住在外的羌人們覬覦許久的臨洮城在前方招手,這輜重什麼的全都交給了被安排走在後的那幾個部族。

  輕裝上陣的芒中與迷當所率領的剛剛還一副半死不活都準備開始吃飯睡覺的部民們又開始恢復了白天的那種打了雞血的模式。

  興許是見到了姜維剛剛騎著戰馬的英姿,這一次迷當與芒中兩人終于是騎上了平日里寶貝的不得了的馬兒。

  就這樣迷當與芒中騎著愛馬有說有笑的同餓何、越當、虯塞三人並行在前方引領著整個隊伍。

  跟著後面的那些羌人們也是愉快無比的開始幻想起自己進城之後要干些什麼事情。

  有著美好的事物在前方招手此刻各部族的氣氛一改之前的緊張與敏感,就如同一場春游踏青般臨洮城這個目標最終成功的讓這些羌、氐各部團結了起來。

  等到迷當、芒中兩人率領著自己兩部族人成功登上了對岸並且還沒有發生任何意外,開始在原地等候起來時。

  帶著剩下的千余名士兵快步的通過這浮橋的同時姜維的右手也已經摸向了腰間長刀的刀柄處。

  同樣也是沒有意外發生,騎在伴隨自己許久的戰馬身上姜維就這麼順順利利的帶著千余名士卒渡過了河。

  風輕輕吹開了掩蓋了半邊月亮的黑雲,直到現在姜維才發現今日的月相恰好是處于滿月,只不過因為先前黑雲的遮擋讓人分辨不出來罷了。

  就這樣淡黃的月光撒在了洮河之上又重新泛起了絲絲銀光,河水之上的銀光又同天空中的星辰開始交相呼應了起來。

  正當大部分人都開始沉醉在著美好的景物之中時,一支響箭帶著撕裂之聲就這樣突兀的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空氣快速的通過了箭頭上特意穿出來的兩個坑洞發出了尖銳的如同哨聲般的身影,金屬色的箭頭在月光的照耀下同意泛起了一抹銀光。

  就如同是一顆快速下墜的流行一般這支不知從何處射來的響箭很快就露出了屬于它的殘酷面容。

  因為箭頭有著坑洞的關系,當箭矢插入了走在最前方的餓何胸口處時箭頭立即就斷成了兩截。

  木制箭柄與半截金屬頭掉落在有些泥濘的河灘上時並沒有發出聲響,但從不受控制的從受驚的馬上跌落的餓何卻是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過來。

  不單單是餓何的馬,同樣的走在前列的芒中與迷當的兩匹愛馬也是受到驚嚇不受控制的開始撅起蹄子。

  看著兩匹被照顧的極好的馬匹的動作好似是正要阻止黑暗之中的危險降臨一般。

  很快的,另一個讓人不敢置信的事情發生了,剛剛還同迷當、芒中、餓何有說有笑的越當、虯塞突然抽出了腰間的長刀。

  一人駛向了芒中,一人則直接沖向了地上的餓何。

  很快的,另一個讓人不敢置信的事情發生了,剛剛還同迷當、芒中、餓何有說有笑的越當、虯塞突然抽出了腰間的長刀。

  一人駛向了芒中,一人則直接沖向了地上的餓何起來了。
{$jieqi_sitename}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