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旅伴4
作者:讀書之人      更新:2021-10-14 11:14      字數:2343
  “我想說。”張成心平氣和的說道。“是你的,嗯,族人在當強盜,搶劫我們。”

  “這是他的合法職業。”大胡子回答道。“因為你們是異教徒。”

  “我承認我們不是一個信仰的,但是當強盜也能成合法職業?”張成問道。雖然他還在說話,但是他已經對於這事不報任何希望。他手一丟,小灰灰從他懷裏落地。

  “搶劫異教徒就是正確的。因為真神早就說說過了,異教徒都該死。”大胡子說著。他的目光盯著張成。雖然事先知道這家夥沒有武裝,但是誰知道呢。他也許從其他人手裏弄到了一把槍。槍口對著張成後,他一步步的靠近過來。對方的這種態度讓他很不滿。一個俘虜,一個囚徒就應該要有一個俘虜的樣子。這樣不肯舉手是什麽意思?

  這個獵物顯然還沒搞明白情況,也許他應該讓對方明白這是什麽情況。當然了,至於什麽療傷恢複之類,或者生命安全,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

  他槍口稍微朝下,對著對方的腳,開了一槍。

  寂靜的野外,槍聲傳的很遠,甚至能聽見回聲了。但是問題是張成的腳並沒有任何變化。

  沒有人能承受子彈。盡管電影電視劇裏常有演員連中數槍依然健步如飛動作自如,但是知道的人都明白,那完全是一種藝術上的誇張。現實世界上,除了極少數威力很差勁的手槍外,基本上是中槍立撲。別說步槍了,稍微過得去的軍用手槍也是如此。

  但是,這個共和國旅客顯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讓他幾乎不敢置信。他抬頭看著對方,看到了一種冷意。然後他才注意到對方身邊的幼犬。

  應該說剛才還是幼犬。此時此刻,幼犬已經不複存在,原地是一頭赤裸裸的凶獸。那是全身呈現岩石一般的黑色的犬型怪獸,身上更有諸多裂口,裂口之中宛如火山熔岩一般,有紅色的熱量向外噴射。但是最可怕的是它的牙齒。它的牙齒並不是普通貓科或者犬科那種門齒犬齒前臼齒後臼齒分開,而是似乎隻有一種牙齒,是讓人看著就覺得很駭人的鋸型獠牙。這個怪物身體散發著高熱,就這麽撲了過來。

  距離如此之近,又是驚愕之中,他來不調轉槍口了。怪獸一頭衝上,衝擊力直接撞的他踉蹌後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怪獸撲了過來,居高臨下將他壓倒,而他本能的用槍去阻擋。但是怪獸的牙齒輕輕咬住槍身。說不清楚怎麽回事,隻見那口可怕的鋸齒上下一合,他手裏的槍就被咬成兩截。

  具體的說應該三截。

  他驚恐著大叫起來,腦子裏一時之間沒有餘裕去想獵物和搶劫,以及現鈔和存款的問題。他揮舞著手裏的殘破的槍去敲打怪獸,卻哪裏有半點效果。怪獸一口咬下,他隻覺得手上一輕,然後是劇烈的疼痛。他知道自己的手被咬斷了。

  正常的情況一個人受到這樣的打擊應該大喊大叫,痛呼咒罵。但是他沒有,因為他清楚的感覺到怪獸的牙齒已經咬住了他的脖子。一種冰冷而恐怖的感覺壓倒了其他所有一切,他不敢動也不敢喊,就連手臂上的痛楚也顯得如此無足輕重。他頭腦中一片空白,隻能本能的在心中向著真神不停的祈禱著。

  似乎冥冥之中他的神真的在庇佑著他,因為那怪獸隻是輕輕銜著他的脖子,卻沒有真正下口咬下來。

  “知道為什麽這個世界上有這麽多異教徒嗎?”他的耳朵清晰的聽見那個聲音,接著他的眼前出現了那個共和國旅客的麵容。那張臉的表情依然很平靜,那雙目光充滿了居高臨下的輕蔑,仿佛就是麵對一隻螻蟻。“雖然你們的神宣布異教徒都該去死。”

  “那是因為……異教徒比你們強得多。”張成通過精神鏈接,向小灰灰下了攻擊令。

  小灰灰上下牙齒輕輕合攏。

  一顆首級直接從它牙齒下滾落。

  傳說古代天子高辛氏懸賞異族敵人的一個叫吳將軍的將領,於是他的狗盤瓠將吳將軍的腦袋咬下來送到了高辛氏的麵前。張成以前覺得一條狗要把人的頭咬下來應該很不容易,現在看來似乎也沒什麽困難的。

  小灰灰從熔岩犬形態重新變成了正常的幼犬。剛才還十足十的凶獸轉眼就變成了萌物。它搖晃著尾巴,走到張成的邊上,充滿得意的“汪汪”了幾聲,向主人邀功。

  張成摸摸小灰灰的腦袋,起身環顧四周。這邊顯然並沒有安排多少人手,隻有大胡子一個人而已。他想搜索一下大胡子身上有什麽,卻又覺得沒有必要自己動手。想了想,張成抽出了“羅刹武士”。幾秒鍾後,羅刹妖已經出現在他麵前。

  通過自己親身體會,張成已經明白這個世界的貧瘠,也知道在這裏施法者雖然能夠使用法術,但無法從魔網那裏得到補充。雖然張成有虛空城堡作為補充手段——虛空城堡雖然作為世界非常的小,但卻有著魔網——但是這終究隔了一層,不太方便。這也意味著一個世界不同界域之中旅行,法係其實很有優勢,但位麵旅行中,肉搏係才是真正的走遍天下都不怕。

  張成簡單的介紹了一下,羅刹妖身上就換了套衣服,和死掉的強盜變得同樣打扮。他身上甚至同樣出現了頭巾。這種偽裝能力實在讓人歎為觀止。不止如此,這種幻術能力其實不算魔法,是某種天賦的力量,無需魔網支援,所以在任何世界都可以通用,包括地球。

  從眼下的情況就能看出,追兵的人數其實不多。他們在每個道路上都安排了攔截,但是憑這麽一個兩個,肯定擋不住一基二基三基這幾個。老混蛋那邊就難說了。雖然是老混蛋,但張成還是衷心的希望他能夠順利脫離這裏。當然了,隻是希望,張成不準備為此采取任何行動。恩將仇報是惡人,以德報怨是善人,張成不是惡人也不是善人。

  那邊斷為三節的老舊步槍有點惹眼,所以張成將其分散丟到荒野的角落裏。至於屍體……他在屍體上找到了少量子彈,聊勝於無吧。這一次的事情對於別人來說應該還遠沒有結束,但對於他來說似乎就到此為止了。這些部落武裝能這麽一路追上來,肯定是從司機那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所以他們重點追擊的目標是一基二基三基這三個。

  總而言之,張成有理由認為這次意外風波結束了。至少是他這邊結束了。張成不準備再做點什麽,一基二基三基對他而言也就是萍水相逢。他既不知道他們的來曆,也不知道他們的為人,更不知道他們來這邊為了什麽。這種情況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是最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