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曉的邀請
作者︰墨淵九硯      更新︰2020-08-02 00:37      字數︰2282
  一碗面,一碗回憶的面。

  這對于鬼鮫來說已經足夠了。

  現在的他,心已經亂了。

  他不想繼續待著這里。

  留下了面錢,鬼鮫直接離開。

  真修見狀也沒有阻攔。

  “果然,不管是誰,都不可能做到沒有任何感情。在鬼鮫的心中,還是對霧隱有著牽掛。可惜,相比于再不斬,鬼鮫根本沒有重歸霧隱的可能啊。”

  真修搖了搖頭,對此頗為惋惜。

  這個世界中的叛忍,很多其實不是不喜歡村子,而是太喜歡村子。

  這樣說起來或許矛盾,但事實就是如此。

  “這樣就足夠了。”

  真修喃喃低語,隨後直接離開了七味居。

  他還有事情要去做。

  另一邊。

  大戰已經結束。

  不同于原著之中再不斬詐死逃脫的情況,這一次,白在再不斬還沒有落敗之時就直接出手,一手冰遁拖延了卡卡西等人一會,隨後帶著再不斬一同離去。

  卡卡西小隊的實力之強大,讓白根本不敢冒險整一出詐死。

  那太危險了。

  等卡卡西等人破解了那冰遁之後,白和再不斬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跑得真快。”

  卡卡西低聲說道。

  “卡卡西老師,剛剛那是什麼?是冰嗎?居然有人能夠使用這樣的忍術?”

  鳴人吃驚不已。

  “那是血繼限界。傳說中只有霧隱村的雪之一族能夠使用。沒想到再不斬的身邊還有這樣的一個人物。雪之一族在十年前就應該已經被霧隱村給清洗了才對。”

  “清洗?”

  佐助疑惑地看向了卡卡西。

  “簡單來說,跟宇智波一族一樣,被滅族了。當時的霧隱村被四代水影的血霧所統治,滅了不少血繼家族,其中就有這雪之一族。”

  佐助聞言沉默了。

  又是滅族。

  這麼說來的話,那個戴著面具的少年和自己一樣,都是一族最後的幸存者嗎?

  佐助忽然覺得那面具少年有幾分親切。

  “卡卡西老師,他們就這麼走了,會不會再過來偷襲我們啊?”

  鳴人問道。

  “不好說。但是憑借他們的實力,只要我們不被他們各個擊破,他們就沒有機會。這段時間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卡卡西這麼說,眾人自然是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誰能夠想到,這出來一次c級人物,竟是能夠對戰上忍級別的高手。

  此刻的鳴人都佐助都有些亢奮。

  當然他們也知道自己和上忍之間的差距。

  修行,還是不夠啊。

  卡卡西等人繼續上路,而另一邊,白帶著重傷的再不斬來到了一片空地。

  “再不斬先生,你感覺怎麼樣了?”

  看著虛弱的再不斬,白擔心不已。

  “沒事,還死不了。原本我以為可以和卡卡西五五開,沒想到這家伙的實力竟是如此強大。他現在絕對不是精英上忍的實力,而是影級!他的刀法,甚至還在我之上。”

  回想起之前的戰斗,再不斬心驚不已。

  差一點,他就死在了卡卡西的刀下。

  “這卡卡西的父親當初可是被稱為木葉白牙,刀法冠絕忍界。原本以為白牙死的早,這卡卡西應該沒有學會那高深的刀法,沒想到他竟是真的練成了。這家伙,哪怕是是沒有動用寫輪眼,我都無法戰勝他,若是動用了寫輪眼,只怕我會死得更快。”

  “再不斬先生,那銀發忍者雖然厲害,但你只是不了解他的情報,若是知道的話,必然不會如此狼狽。”

  “呵呵,知道了又如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我根本沒有任何機會。是我看小他了。”

  再不斬輕嘆了一口氣,緩緩地坐直了身子。

  “卡多這單生意,是接不了了。我們還是盡快離開這里吧。”

  “是,再不斬先生。”

  听到再不斬說要走,白自然不會反對。

  甚至有一些竊喜了。

  離開了這里,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危險了吧。

  “呵呵,身為忍刀七人眾之一,輸得如此狼狽,還真是難看啊。”

  嘲諷的笑聲響起,再不斬和白瞬間警惕了起來。

  “誰!”

  兩道人影從大樹後走了出來。

  兩人一高一矮,一丑一俊,都穿著那黑底紅雲袍。

  不是別人,正是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

  “是你!”

  再不斬不認識宇智波鼬,但是卻認識干柿鬼鮫。

  當初在霧隱的時候,兩人也有過幾面之緣。

  畢竟都是當初同一輩的高手,自然會多留意。

  “再不斬,好久不見。看你這樣子,還真是不長進啊。斬首大刀在你手中,正是埋沒了。”

  鬼鮫再次嘲諷道。

  “哼,也比你好。看你的樣子,是加入了什麼組織賣命吧。你還是老樣子,總喜歡干一些背地里的勾當。”

  再不斬此刻雖然虛弱,但是也不忘回擊鬼鮫的嘲諷。

  “彼此彼此。”

  “好了,鬼鮫,這次過來不是為了吵架的。做正經事吧。”

  宇智波鼬忽然開口說道。

  “好的,鼬先生。”

  鬼鮫對鼬還是頗為恭敬的,見鼬發話,也就不再嘲諷,而是直接說道“再不斬,看你我同是忍刀七人眾的份上,我邀請你加入我所在的組織曉。”

  “曉組織?”

  作為叛忍,再不斬自然是听過這個組織的名號,但是對這個組織是做什麼的,並不了解。

  但是他了解干柿鬼鮫。

  能夠讓干柿鬼鮫听命的組織,實力絕對不俗。

  白盯著眼前的兩人,心中警惕。

  這兩個人,不管是哪個,都給他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直覺告訴他,打起來的話,他會輸得很難看。

  但若是真的要打起來,他也是絕對不會害怕的。

  “不錯。再不斬,做出你的選擇吧。我可不想殺了你。畢竟你跟我一樣,都是背負了忍刀七人眾之名的人。”

  干柿鬼鮫說著,握緊了背後的鮫肌。

  很顯然,如果再不斬不同意的話,他會立刻取下再不斬的人頭。

  收到曉組織邀請的人只有兩個下場。

  一個是接收邀請,加入曉組織。

  還有一個,就是死。

  看著鬼鮫那氣勢洶洶的模樣,白體內的查克拉也是蠢蠢欲動。

  “再不斬先生,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n

  。
{$jieqi_sitename}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