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爆發
作者︰山不轉      更新︰2020-05-23 16:10      字數︰2132
  洪荒上人輕蔑地看著衡河老龍說道︰“你用丹鼎元氣困住了我門下的弟子,你卻忘了丹鼎元氣被別人收走之後你的下場如何?衡河老龍,看在當年曾經有數面之緣,你現在退走,日後我絕不難為你。”

  衡河老龍困住葉白的那團膠質狀的液體就是他的丹鼎元氣,丹鼎元氣是衡河老龍一大半的實力所在。

  在膠質團沉入地下之後,衡河老龍就察覺到丹鼎元氣彷佛陷入了泥潭,雖然聯系沒有徹底中斷,卻無法收回來,而且和丹鼎元氣之間的感應異常微弱,聯系隨時可以中斷。衡河老龍抓向一個潭靜宗弟子的大爪子停頓了,他預感到洪荒上人不像是在撒謊。

  別離龍君冷哼道︰“潭靜宗覆滅在即,忘情海十萬精銳必然可以把潭靜宗的五老峰掀個底朝天,你還擔心什麼?”

  衡河老龍的眼楮閃過凶光,爪子插入一個潭靜宗弟子的胸膛,洪荒上人張嘴,一道鮮紅如雪的劍光讓山河變成了血紅色。

  別離龍君手中的玉圭迸發出銀色的蝌蚪符文,看似單薄的蝌蚪符文發出雷霆之聲轟向了血色飛劍,更加激烈的戰斗爆發。

  膠質團沉入地下,大荒山神就努力屏蔽衡河老龍和丹鼎元氣的感應,大荒山神的神力幾次沖擊,根本無法轟開這團柔韌異常的丹鼎元氣。

  葉白被丹鼎元氣包裹在中央,不要說活動,就連眨眨眼楮這樣的動作也無法做到,呼吸也被迫停頓了。葉白的臉漲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無窮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擠壓著葉白,似乎要把葉白擠壓成肉末。

  葉白知道自己太大意了,明明知道忘情海龍宮要攻打潭靜宗,他卻以為身在大荒山,那就不怕被人偷襲,有大荒山神做靠山的葉白有些得意忘形,而沒想到龍宮會打通地下水脈,首先就把自己這個罪魁禍首給控制了。

  七佛缽在儲物戒指中,葉白不拿到七佛缽,就無法呼喚出摩訶刀,葉白在心中狂呼夜叉和大荒山神,可是丹鼎元氣把葉白的念力也隔絕了。

  狄阿麟被葉白震斷了手臂,還被葉白奪走了未婚妻,忘情海龍宮震怒,這是對忘情海龍宮的挑釁,這是無法化解的奇恥大辱。

  葉白就成為了忘情海龍宮第一獵殺目標,這也是衡河老龍為什麼第一時間用丹鼎元氣困住葉白的緣故。忘情海龍宮不會讓葉白痛快地死去,他們要把葉白抓走慢慢地折磨,這樣才能威懾那些觸犯忘情海龍宮的人。

  否則衡河老龍直接就可以殺死葉白,而不是用丹鼎元氣把葉白囚禁,這才給了葉白一線生機。

  元氣無法沖出丹田,神力無法沖出眉心,葉白的瞳孔出現了渙散的跡象,葉白從來沒想過窒息會是如此痛苦的事情,這算得上是一種比較殘忍的死法吧?

  一個穿著樹葉編制成長裙的秀美少女出現在丹鼎元氣前,焦急地看著困在丹鼎元氣中彷佛變成了人形琥珀的葉白,她發出輕柔的聲音呼喚道︰“葉白,你要堅持住。”

  葉白隱約地看到一個穿著翠綠色長裙的女子出現在丹鼎元氣形成的圓球外,她是誰?不會是夜叉吧。夜叉是森森白骨,而那個女子身姿曼妙,看上去是血肉之軀。

  葉白隱約看到那個女子惶急地呼喚著,而且易碎牙也出現在那個女子身邊,易碎牙悍勇地沖上來,用牙齒啃著丹鼎元氣,可惜依然徒勞無功。

  大荒山神?

  看到易碎牙出現在女子身邊,葉白立刻想到了這個女子是誰,能夠指揮易碎牙,那就不會是別人。

  葉白的腦海出現了一絲清明,大荒山神立下了大荒之誓,只要大荒山神沒有死去,葉白就不會死去。

  這麼說自己五行有救,葉白想通了這個訣竅之後腦筋更加靈動,在這個危急關頭,葉白猛然想到自己好像還有一種能力,那就是佛門法力凝成的佛光。

  壬水神雷和雷火珠同時激發會產生劇烈爆炸,如果把元氣、神力和佛光同時激活呢?

  元氣屬於下丹田,神力位於眉心的上丹田,大荒山神反覆叮囑過,千萬不要把神力和元氣會和,那會引起沖突,葉白平素自然小心翼翼地不去觸犯禁區,生怕遭到反噬。

  有大荒之誓護體,自爆之後最不濟也能夠和夜叉那樣變成魂魄之體存在,總好過這種窒息而死,這也太窩囊了。

  葉白能夠運用的是元氣和神力,而佛門法力凝結的佛光至今葉白也沒有搞清楚真正的用法,更不要說是運用。

  葉白驅使元氣沖向眉心,神力就在這里。山不來就我,我去就山,佛光無法動用,葉白就要把元氣和神力傳送到後腦去主動配合佛光。

  葉白估計佛門法力藏身的竅穴在腦後的玉枕穴,葉白曾經反覆檢查自己的身體,除了後腦海這個禁區之外,沒有察覺到任何佛門法力存在的跡象。

  元氣和神力會沖突,加上佛門法力會不是直接讓自己爆頭?葉白的神智越來越迷糊,長時間的窒息讓葉白快要堅持不住了。

  葉白瘋狂地運轉元氣充入了眉心,眉心的祖竅穴似乎撐爆了,鮮血從葉白的眼角沁出,被丹鼎元氣壓迫著無法流出來。

  大荒山神舉起巫蠻號角,對著堅韌到極點的丹鼎元氣吹響,正在於林岑神君苦戰中的衡河老龍龐大的身軀劇烈抖動,殺紅眼的林岑神君立刻人劍合一沖過去,飛劍在衡河老龍的肚皮上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別離龍君受到了仙界紫府冊封,他也是神龍,從地下開拓水路來到潭靜宗附近,別離龍君就感應到這里有微弱的神力。

  也許是大荒山再次孕育出了一個神靈,當巫蠻號角的聲音響起,別離龍君更加確認自己的判斷,原來潭靜宗和一個小小的神靈勾結在了一起。

  那困住了衡河老龍丹鼎元氣的大地,應該就是那個小神靈出手,別離龍君恨到了極點,等待摧毀譚敬宗,那個小神靈將會和葉白一樣,被抓到龍宮享受無盡的折磨。
{$jieqi_sitename}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