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倘若真心喜愛
作者:芥沫      更新:2022-01-14 11:02      字數:2201
  秦晚煙看著秦越,眉頭緊鎖,眼神特別複雜。

  秦越見秦晚煙那表情,似乎意識到什麽,微微愣了下,“我……”

  秦晚煙心裏頭認的唯一一個親人,也就這個弟弟了。她都些急了,“至於嗎?”

  秦越也鎖了眉,似乎不知道怎麽回答了,“姐,我,我……”

  秦晚煙道:“何必呢?”

  秦越眉頭更緊,欲言又止。

  秦晚煙也不說話了,就盯著秦越看。

  姐弟倆就這麽對視著,就差比一比誰的眉頭鎖得更緊了。

  見秦越還不說話,秦晚煙著實忍不住,教訓道:“你就這點出息?為了爭一口氣,找一個女人來搪塞自己?假裝拿得起放得下?還是脆弱得需要找一個人來忘記另一個人?你這麽做,跟聶羽裳過去有什麽區別?”

  若是以前,秦越必定乖乖地低頭認罵。

  然而,這一回他卻不似一貫那麽乖順,他看了秦晚煙好一會兒,那雙幹淨的眸子慢慢地溫軟下了來。

  這一刻,他好像不再是被護著的弟弟,更像是個對妹妹寵溺又無奈的哥哥。

  他耐心解釋道:“姐,你想哪去了?我要那麽沒出息,還配當你弟弟嗎?”

  姐姐剛剛所指責的,他哪怕是想,都不曾想過。

  他道:“姐,我是想說,醉夢樓有個管事的姑娘,口齒伶俐,知分寸懂規矩,行事也謹慎,現在就能讓她頂了肖媽媽。”

  秦晚煙這才意識到,自己誤會大了。

  她看著秦越,臉上露出了少見的尷尬。

  秦越還真沒見過自家姐姐著急又尷尬的樣子,他心頭暖暖的,忍不住笑出聲。

  而見秦越笑場,秦晚煙睨了他一眼,嘴角也忍不住泛起。

  在昏黃的燈光下,姐弟倆的笑容都幹淨好看,寒冷的夜似乎都變得溫暖了。

  笑歸笑,秦晚煙還是多問了一嘴:“你不打算留下肖媽媽?”

  肖媽媽是聶羽裳最心腹之人,也是真正陪著聶羽裳經曆所有苦難的人。

  與其說秦越打算讓肖媽媽離開,還不如說秦越打算把肖媽媽還給聶羽裳。

  秦越點了點頭,淡淡道:“程應寧與肖媽媽相熟,或許,見到故人,能想起些事情來。”

  秦晚煙並不覺得程應寧失憶與否,會改變秦越的任何決定,她也沒打算提起此事。她知道,等聶羽裳一到朝暮宮,消息就會傳到秦越耳朵裏的。

  隻是,她沒想到聶羽裳都還沒到朝暮宮,秦越就知道了。

  說這小子放得下,誰信?

  就他這性子,倘若是真心喜愛,又何來放下一說?不過是成全罷了。心裏頭的滋味,隻有自己知道。

  秦晚煙眼底閃過一抹複雜,道:“也不急於一時,等聶羽裳到了朝暮宮,把事情都交代了,再安排肖媽媽吧。”

  她自是不會告訴秦越,她在試探程應寧。她想,等這一趟回來,也該有結果了。

  風浪漸起,漁舟飄搖,漸漸消失在黑漆漆的海麵上。

  幾日後,蒼炎皇都,九王府。

  穆無殤還未到皇都,就知道十一皇叔沒有回來。今夜,他剛抵達,第一時間夜訪晟王府。

  他既沒有見著人,也沒有發現什麽線索。

  古雨道:“晟王殿下不會是拐道去朝暮宮了吧?”

  晟王若是敵,這個時候最有可能趁虛而入,去朝暮宮。畢竟,司氏父子三人,還有不老泉都會被送到那裏。

  穆無殤道:“送個消息過去,照常防守,不必打草驚蛇。”

  朝暮宮的地形本就易守難攻,加之秦晚煙還在入口處增加了不少機關,無論是誰,隻要硬闖,都會被囚。

  他現在倒是希望晟王去硬闖,被抓個正著。到時候,這個老皇叔到底是不是異血者,到底想幹什麽,就會有答案了。

  至於康治皇帝手上那份藥方原件,他不介意親自取了,送給秦晚煙。

  古雨點了點頭,領命而去。

  不多久,孫嬤嬤領著一個戴鬥笠的老者進來,老者畢恭畢敬的,先施了個禮,才摘得鬥笠。

  這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安家的當家人,安老爺子。

  之前那場壽宴,看似安家與九王府徹底決裂,而實際上,安老爺子已經對穆無殤繳械投降。

  安家掌控的鹽運,早已是穆無殤的囊中之物。安家的光鮮富庶,生死前程,也盡在穆無殤手裏。

  在這種情況下,安老爺子哪來的膽子,去聯手雲家,揭穿穆無殤的身世?

  穆無殤還未抵達皇都,安老爺子就令人將雲老太太送給他的密函,原封轉送到穆無殤手裏。

  穆無殤抬眼看了安老爺子一眼,示意他一旁坐下。然而,安老爺子已經坐立不安多日了,哪還敢坐下。

  他直接給跪了,“九殿下,雲烈既在他們手裏,他們手上必定還有不少證據!當年可是雲烈親手將老夫的女兒送進宮的!甚至,連您……”

  安老爺子心知冒犯,遲疑了下,卻也顧不上那麽多了,“九殿下,甚至連您,也雲烈尋來的。一旦雲烈站出來,無論安家還是您,都,都……都危矣!”

  穆無殤麵不改色,問道:“本王讓你將計就計,你可辦了?”

  安老爺子連忙點頭,“都按照您交代的辦妥了。”

  他假裝答應了雲老太太,同雲老太太約了麵談的時間,在下個月初。

  穆無殤道:“辦妥就好,一切按計劃行事,不必慌張。若非緊急,不要上九王府來。”

  安老爺子仍舊不安。

  穆無殤起身靠近,低聲:“雲烈,不在她手上。”

  一聽這話,安老爺子才明白過來,雲老太太耍了自己。他喜出望外,“九殿下,莫非雲烈在……”

  穆無殤隻是冷冷看著他,沒回答。

  安老爺子心中有數了,也安穩了,“九殿下英明!九殿下英明!”

  安老爺子離開後,孫嬤嬤就送來了一份折子,“九殿下,宮裏頭送來的,明日踏青的安排。”

  穆無殤怎麽可能等到雲老太太行動了,再行動呢?

  他比安老爺子更著急,不過,安老爺子是著急著身家性命,他卻著急著去找某個女人。

  他的時間算得好好的,一日都不想浪費。

  每年春季,康治皇帝都會帶上十一,和幾個心腹出宮踏青,微服私訪。

  他日夜兼程回來,就是為了趕上這個攤牌的好機會。

  他看完折子,道:“去,把秦耀祖叫過來。”

  話剛說完,他又攔下孫嬤嬤,“不必,本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