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拼接
作者︰小阿萌嘰      更新︰2021-01-14 07:05      字數︰2268
  又重新回到後院,看著廢棄房間緊閉著門口,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人能去哪兒?就這麼大的地方。”風朝喃喃道,他清楚這廢棄的房間是沒有窗戶的,除了門之外是沒有任何的出口。

  “他們應該是已經走了吧?”寧嬌從暗室出來,出聲問著,也是往外面張望著。

  這廢棄的房間外雜草過多,一時半會兒是看不出來個什麼。

  眼下這個處境,還是小心行事的好,“先別出去,听一下動靜再說。”薛鐘樓比了一個噓的手勢,低聲說著。

  “好。”寧嬌應著,同意他的話。

  這外面是久久沒有動靜,也沒有了剛才嘈雜的腳步聲,看樣子人是真的走了。

  “好了,我們出去吧,關于這暗室,倒是可以問問風朝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寧嬌挑了挑眉,這暗室要不是他們這次躲藏偶然發現,還不知道找到這第二塊藏寶圖是什麼時候呢。

  “說不定他也不知道,不然從一開始就可以告訴我們了。”薛鐘樓應著,從跟風朝相處的這麼一段時間里,並不覺得他藏著什麼壞心思。

  不光是承淵找不到寧嬌兩人,就連風朝也是這般,別提有多著急了。

  就這麼大的一個後院,難不成人能夠憑空消失不成。

  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風朝一跺腳,想著將此事去匯報給陳千城,有他幫忙,總比他自己一個人想辦法去找的好。

  “要是找不到人,那可怎麼辦。”帶著擔憂,風朝打算轉身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門猛然被人打開,寧嬌和薛鐘樓從屋里走了出來。

  驚訝之余,更是擔心,風朝忙上前問著︰“怎麼樣,你們兩個有沒有受傷,剛剛又是怎麼回事,這士兵搜查你們,分明是不見人影啊。”

  “我們踫巧發現了一點端異。”寧嬌說著,也是在觀察風朝的反應。

  風朝面色如常,順著話問道︰“什麼端異,難不成這廢棄的房間里別有洞天?”

  “當真如此。”寧嬌應著,作勢又回去。

  听到這話,風朝半信半疑的跟上。

  依著之前的動作,寧嬌撥動機關,暗室再次顯露出來。

  “走吧,跟我進來。”寧嬌說著,抬腳就要往里走。

  三人一起來到那寶藏的圖文前,風朝很是驚訝。

  “你怎麼不早說這里有暗室,而且還有另一塊四分之一的藏寶圖,害我們擔驚受怕那麼久,可真是過分了。”寧嬌沉聲說著。

  “這個我是真的不知道,這房間廢棄已久,從我記事起就是這般,而且我之前身為皇宮的樂師,一直是住在皇宮里,對老宅的房屋並不太了解,只是有一個大概的印象罷了。”風朝解釋著。

  寧嬌听著,沉默不語,在想著這番話到底是真是假。

  看著她不說話,風朝有些著急了,好不容易找到了拿著古玉鑰匙的人,怎能讓她懷疑自己。

  更是一臉誠懇的解釋著︰“寧姑娘,我說的可是句句屬實,我手里有的那塊藏寶圖已經是讓你看過了,如果不想讓你找到寶藏的話,大可以從一開始,我就不告訴你這件事。”

  停頓了一下,想著廢棄房間的事情,又忙說著︰“而且我真的不想告訴你們的話,也不會讓你們躲到這廢棄的房間里,完全是踫巧而已,這寶藏的鑰匙在你手上,我沒有必要隱瞞藏寶圖。”

  這麼一大段話從風朝嘴里說出來,足以看出他的反應很是認真了。

  “你可是要相信我,你乃是鳳都忠臣之後,我哪里會有什麼壞心思。”風朝又繼續說著,臉色有些著急了,要是兩人間產生間隙,這麼久的努力可就白費了。

  而且除了這些,寧嬌很清楚,自己對這古玉的來歷是完全不知曉的,都是因為風朝,才了解了背後的事情。

  他若是真有心加害,大是可以胡編亂造出一段故事來,好奪走這古玉,不至于一路幫著他們走到現在。

  今日又是煞費苦心的幫著躲過承淵的搜查,看樣子並不像是有假。

  “沒事,我相信你說的話,那現在可就是有兩塊藏寶圖了,距離寶藏又近了一步。”寧嬌笑著說。

  風朝看著她的笑顏,是松了口氣,總算不再懷疑,也算是不辜負奶奶生前的願望了。

  “之前一塊的時候,我們怎麼看都沒看出什麼,現在肯定能發現眉目。”風朝提著。

  “說的不錯,我們快去拼接一下吧。”薛鐘樓挑了挑眉說著,他對這寶藏也是很有興趣,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一番東西,能讓數代人這般煞費苦心。

  “好。”寧嬌也贊同他的話,這藏寶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半,抓緊時間找寶藏,更是能夠抓緊時間解決士兵的處境,也不至于再做飯菜讓承淵產生懷疑,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將牆壁上的圖文熟記于心,三人才從暗室離開。

  找了紙墨筆硯,薛鐘樓提筆將圖文畫下。

  沒一會兒,四分之一的藏寶圖躍然于紙上。

  “你來看一遍,有沒有畫錯的。”薛鐘樓擔心自己的記憶出現偏差,詢問著寧嬌。

  “好,我看看。”寧嬌應著,拿過來仔細查看一番,和她記住的也一樣,想來是沒錯的,“就是這樣,沒有錯。”

  “那就好,我還擔心我畫錯了。”薛鐘樓松了口氣,事關寶藏,不容疏忽。

  這塊藏寶圖是安置好了,風朝從懷里拿出自己所擁有的那塊藏寶圖,放在桌子上。

  將兩塊拼接在一起,因為時間久遠,縫合處有些模糊,影響觀感。

  寧嬌索性提著,“倒不如將兩塊藏寶圖上的圖文重新在紙上描繪一下,更便于我們觀看,日後帶著也方便些。”

  “好。”

  還是由薛鐘樓來繪制。

  有了比照,很是輕車熟路,沒一會兒,這半張藏寶圖就畫好了。

  先前有四分之一,著實是看不出來什麼,現在有了一半,能看出來個大概。

  這上面是展現出來兩條路,一路盡頭畫著一個箱子,而另一條路盡頭畫著一把劍。

  “這是什麼?”薛鐘樓皺著眉問著。

  “看樣子,要找到這寶藏,必須要按照這路線行事。”寧嬌說著,這藏寶圖過于簡陋,能看出的也只有這些了。

  風朝看著這圖,卻愈發覺得熟悉,不得不說,這路線似乎是在哪里見過一般。
{$jieqi_sitename}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