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 好久不見
作者:一夜帶匪      更新:2021-11-26 07:25      字數:2155
  “給我上!”

  “誰殺死他,這百萬靈石就歸誰擁有!”

  許濤對著台上的眾人怒吼道。

  話音剛落,這座能夠容納上萬人的雲龍道場頓時沸騰起來,仿佛剛剛的小插曲不複存在一般。

  強悍的氣息波動此起彼伏的爆發而起,台上的數人,皆是將自身的力量盡數的爆發,撕裂空間,直奔練無雙而去。

  而所有人都知道,不管他們的實力如何,速度多快,最後能獲得百萬飛天靈石的人,僅僅隻有一人。

  所以,幾乎其他所有人都算是彼此的對手。

  想要獲得百萬財富,就必須在擊殺練無雙的同時,減少對手的數量。

  練無雙望著這一幕,雙眼微眯,心中冷哼一聲。

  小人到底是小人!

  什麽百萬靈石,不過是唬頭,想要光明正大的虐殺自己才是他最大的理由。

  轟!

  狂暴的氣息肆虐而開,光影閃爍,殺伐之聲,響徹而起。

  而被團團包圍的練無雙,卻是一臉淡定,紋絲不動。

  這小子,這麽淡定?!

  眼見著,那一股劍流就要觸及練無雙的命門。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

  一根銀針破空而來,刹那間,銀針化為一道銀色的長劍,劍光閃爍之間,將數道劍流震斷。

  不光如此,長劍更是穿透了最後一人的胸膛。

  那人就算反應過來,發起防禦都來不及。

  這一劍帶著強大的煞氣,瞬間震碎了此人的胸膛,當場血肉炸開,令人毛骨悚然!

  在場的其餘人目瞪口呆,這般突如其來的變化,甚至使得他們無法做出應對措施。

  躺在地上的碎屍估計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

  許濤也是緊握長劍,準備隨時應對。

  剛剛那一劍,出其不意,冰冷至極!

  到底是誰在背後出手,搗亂自己的局?

  甚至是在自己的場內,直接將客人擊殺!

  這擺明了是想跟自己作對!

  許濤身後的手下見到這一幕,也是麵露驚恐,他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少爺,這人....是誰?”

  許濤瞪了一眼,冷聲道:“怕什麽,這麽多人,還怕製不住此人?”

  手下男子望了望數以萬計的觀眾,默默的點點頭,退回自己原本的位置乖乖的待著。

  “我乃淩月宗大弟子,許濤。”

  “不知閣下是何人,為何要插手我們宗門內部之事?”

  “如有得罪之處,望速速現身,可....”

  許濤扯著嗓子,對著虛空大聲喊道,隻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卻被另一道冰寒之聲打斷。

  “這麽多人欺負一人,這恐怕有失公平吧?”

  這股聲音摻雜著氣息,穿透力極強,那些原本在議論紛紛的群眾瞬間戛然而止。

  “怎麽回事?”

  “是誰?”

  “難道有人為台上的瘋子出頭?”

  “....”

  眾人一雙雙疑惑的眼神四處掃蕩,想要看清說話之人。

  他們想要知道,此人是來奪取財富的,還是有著別的目的。

  尖銳的破風聲突然從後方疾掠而來,旋即一道身影重重的落在武台之上。

  那是一個青年,與練無雙相差不大。

  渾身上下散發著狂暴的殺意,絲毫看不出深淺。

  此人正是帝風,他的眼神極其的冰冷,仿佛有著一團怒火在燃燒。

  許濤瞧得此人不過是個超凡入勝,瞧瞧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不敢托大,畢竟敢這般鬧自己的場子的人,沒有幾個!

  在沒有確定對方身份之前,他定不會貿然出手,惹下不必要的麻煩。

  “閣下是何人,我該如何稱呼?”

  台上的帝風掃了一眼許濤,這個眼神,宛如死亡之眼,沒有任何的溫度。

  許濤看了之後,隻感覺心頭一顫,渾身發冷。

  “我叫帝風。”

  帝風?

  帝風是誰?

  什麽門派,有名氣嗎?

  許濤眼露疑惑,轉頭看向身後的手下。

  手下會意,旋即衝著許濤搖了搖頭。

  沒名氣,沒地位,沒身份。

  既然這樣的話,倒是不必手下留情。

  “看你的樣子,不像是本地人。”

  “難道你是這淫賊的朋友?”許濤的臉龐逐漸陰冷,指著那衣衫襤褸的練無雙問道。

  帝風並未回答許濤的問題,而是直勾勾的盯著後者。

  那種極寒之意仿佛自成氣場,令的周圍的人也是忍不住的哆嗦。

  不說話?

  默認?

  許濤皺了皺眉頭,看來這個青年是想來救走練無雙。

  想要虎口奪食!

  許濤不禁冷笑了幾聲,就憑你一人想要救走他,真是不自量力!

  他踏步而來,走到了武台中央,對著台下數以萬計的觀眾大聲喊道。

  “朋友們,誰能拿走這個不速之客的命,我許濤再出一個百萬飛天靈石!”

  此話一出,原本被壓抑著情緒的眾人,再度掀起熱浪,歡呼聲直掀大殿之頂。

  而此時,帝風並沒有將這一睹交易放在心上,在他看來,這隻是一場無聊的遊戲。

  他緩緩的走到練無雙麵前,看到在其身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一陣懊惱湧上心頭。

  這般模樣站在自己麵前的是自己最好的兄弟啊!

  一個跟自己披荊斬棘,共同成長的最珍惜的人!

  如今,卻被他人這樣對待!

  作為朋友,他如何不恨!

  他雖然以最快的速度趕來,但還是晚了。

  他一直是個性格溫和的人,此刻,那心中的一團火焰仿佛要炸裂開來,將所有傷害過練無雙的人,統統折磨致死。

  “你來了。”

  “好久不見。”

  練無雙見到帝風沉默的看著自己,一言不發,知曉他在內疚,在懊惱。

  於是,忍著身上的痛楚,上前拍了拍帝風的肩膀,輕笑出聲,一臉平靜的道。

  僅僅是一句話,卻是道出了他對帝風久別重逢的歡喜,雖然平靜,內心卻早已是萬馬奔騰。

  帝風似乎沒有什麽閑工夫噓寒問暖,而是板著臉一臉嚴肅的上下打量了起來。

  練無雙被氣笑了,這咋跟孩子賭氣一般似的。

  他搖了搖頭,無奈的笑了笑,道:“我真沒事,這點傷比起我們以往受的傷,簡直是不值一提。”

  帝風毫無反應,一番檢查之後,從腰帶中取出一顆丹藥,終於開口道。

  “先將這個吃下去,你在一旁歇息一會,我去去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