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重生香途67
作者︰無微不至      更新︰2021-01-17 22:56      字數︰2274
  恰好熊明跟了進來,一看剛才進來的男人正抓著余晚的手腕,他剛要開口制止,卻見余晚對他搖了搖頭。

  熊明只好耐著脾氣,說道︰“這位公子,這里是我珍香樓的後院,客人不能進來!”

  “本宮……我問你了,你不是說沒有人進來麼?這怎麼回事?”

  “這是……”

  熊明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最重要的是,他看出來余晚和這人認識,不知道自家老板是怎麼說她的身份的?

  余晚苦著臉,有些尷尬說道︰“殿下,熊老板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只說無依無靠想要找晾藥的活,他也是看我可憐……”

  “這位姑娘,你不會騙了我吧?”熊明反應很快,立刻知道了余晚是什麼意思,皺眉說道︰“你那天說沒有家人,所以我才答應你來幫忙。你可別給我添麻煩啊!”

  齊盛飛越听越是眉頭擰著,問道︰“你給她多少銀子?”

  “每天來三個時辰,把藥晾好就行。一個月給她一兩銀子。”

  “一兩?!”

  齊盛飛徹底生氣了,道︰“這一兩本宮給了,現在就走!”

  他抓著余晚的手腕就要往外走,可余晚卻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一把甩開了。

  “余晚!你這是做什麼?”

  “殿下,這銀子我不能要你的。”

  齊盛飛不解︰“為什麼?一兩銀子而已,你何必這樣子呢?”

  瞧瞧那雙手,竟然都是傷口!

  女孩子的手哪里有這樣子糟蹋的呢?

  余晚卻是滿面苦澀,道︰“殿下,民女是真的缺銀子。若不是熊老板給這個活計,恐怕這寒冬里我會凍死了……”

  “你母親不給你燒炭的銀子?”

  “母親……也是不容易吧。”

  余晚越是這樣子柔弱,齊盛飛就越是怒不可遏,他知道余未央的母親不是什麼善茬,可也不知她竟然刻薄至此?

  “你當真不走?”

  “殿下,您就當今天沒見過民女。”

  齊盛飛轉頭讓熊明先避讓一下,好在熊明還算給面子,倒是沒有多說什麼就到了一邊。

  “余晚,本宮以後會納你為妃。只需要你點頭,現在本宮就去和你母親說,她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可能再為難你。”

  “民女怕是不能答應太子殿下。”

  齊盛飛以為余晚會感激涕零,沒想到人家一開口竟然給拒絕了。

  “你這是不信本宮?”

  “民女不敢,只是……民女不會嫁入太子府。”

  “為什麼?”

  齊盛飛覺得自己要瘋了,這個女孩到底知道不知道她在拒絕什麼?

  “民女的事太子殿下應該知道。父親在母親離世後不到一個月就迎娶了費春蘭進門。我自幼就被送往外祖父家。所以我從懂事起就發下了心願,以後嫁人絕不允許夫君納妾。”

  “……”

  “你的意思是,不讓本宮再納妃了?”

  “殿下是不可能這樣的,就算不為了自己,為了皇家也不能答應這樣的要求,所以……”

  余晚福了福身子,誠懇說道︰“民女感謝太子殿下,卻並不能答應。”

  ……

  齊盛飛也不知道怎麼從珍香樓里出來的,反正到了馬車上,他也沒心思再等珍香樓的老板了,而是直接命人回了太子府。

  ……

  人走後,熊明好奇問道︰“老板,剛才那位是誰?瞧著似乎身份尊貴。”

  “那是當今太子。”余晚勾了勾嘴角。

  熊明睜大眼,心中暗自慶幸剛才那位讓他避讓時他沒有太多糾|纏,否則真是不知道怎麼死的。

  “老板,您今天為何要這麼說呢?”

  “沒想到齊盛飛會在這里守株待兔,臨時發揮了一下。”

  余晚伸出手看了看,笑道︰“前幾天剛好傷了,就利用了一下。”

  熊明︰“……”

  別看余晚才十來歲的年紀,可是這心思卻……

  “還有一件事。”

  “什麼?”

  “珍珠館的老板就是剛才那位。”

  “啊!!”

  余晚笑了笑,說道︰“他這段時間應該沒心思理會這里。至于別的事你不用多說,要是看到什麼也只當看不到。”

  ……

  晚上,余晚睡不著看書,後半夜時听到了院外有動靜。

  雖然非常輕微,可她還是听清楚了。

  一口氣吹滅了蠟燭,余晚靜坐在屋內。

  “請問安樂王,你經常半夜飛檐走壁進姑娘房間?”

  “呵。對啊。晚晚可有意見?”

  “沒意見,民女怎麼敢對王爺有意見呢?”

  齊盛冕轉身一抬手,桌上的燭火點燃。

  燭光下是他稜角分明,俊美無雙的臉龐。

  只不過,今天他的眼底似乎隱著一份怒氣,不知道是在生誰的氣。

  “你怎麼不敢?听說太子回府後發了好大的脾氣呢!”

  “哦?”

  “哦?!只是噢?”

  余晚眨眨眼,不解問道︰“那我應該說什麼嗎?”

  齊盛冕見她竟然這麼淡然,更是掩不住怒氣,道︰“你對他說那樣的話,難道不該說些什麼?”

  “那我要怎麼說?”

  “若是齊盛飛真的只娶你一人,你嫁?”

  “怎麼可能?”

  余晚輕笑一聲,道︰“他還未納妃,就讓太子府滿了人,怎麼可能只娶我一個?”

  余晚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以後不許再說那些!”齊盛冕瞪著眼,道︰“若是他真的這樣子做了。你又當如何?”

  “沒有若是……他不可能。”

  太子怎麼可能為了她這樣無依無靠的人放棄後宮?

  開什麼玩笑呢?

  自古無情帝王家,沒有例外的。

  齊盛冕見她一臉冷漠,心里來了一股子悶火,道︰“那你最好希望如此。否則,本王看你當如何選!”

  余晚依舊只是淡笑,根本不以為意。

  齊盛冕被她的冷淡氣到了,在桌上放下一個瓷瓶,道︰“本王知道你有極好的藥膏,這是平時護手用的,不要再傷了手!”

  一陣冷風從門縫進來,房間內又剩下了余晚一人。

  余晚知道齊盛冕生氣,卻又不明白他為什麼生氣,放下手里的書,拿起桌上的瓷瓶,一打開就是清冷的味道。

  淡淡的藥草香味,竟是和他身上的味道出奇一致。

  余晚唇角不自知的勾了勾,然後拿出一小勺擦在了手上。
{$jieqi_sitename}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