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雪間插曲
作者︰魔術抹布      更新︰2020-08-03 17:26      字數︰3255
  前往斯大林格勒的路途遠比地圖上看著遠,根據埃德曼中校的說明,火車平穩行駛,將需要花費大約60小時的時間,理想狀態下能壓縮到50小時。

  很顯然聖杯戰爭中充滿了不順利因素,即便享有最優先的通行權限,特別行動隊搭乘的火車依舊連番遭遇突發情況變更路線。

  鈴木友紀听到最多的原因是積雪封路和鐵路損壞,听他們的交談語氣,11月末的甦聯伏爾加河以東地區比以往更寒冷,下雪也比之前預估的更早更集中。往往火車開過一段下雪地區,就會經過數小時未下雪地區,如此奇怪的天氣,也導致了鐵路除雪工作並沒有充分的預案。

  品嘗著送入列車包廂的豪華午餐,鈴木友紀心中的不安隨著美味的魚子醬和奶油蘑菇湯沖淡了不少。火車上的伙食條件比在莊園時候更好,甚至鈴木友紀走到臨近的車廂,也能見到軍士們在享用豬肘和燻魚沙拉配新鮮的黃油面包,這些人均1米9、2米的高個頭士兵毫無顧慮地享用著高熱量的“標準”午餐,這在古斯塔夫看來便是一支軍隊戰斗力的體現。

  咀嚼完滴著血的牛排,古斯塔夫打開墊在餐盤下的報紙,相比于基輔當地的“過期”宣傳冊,面向軍隊的刊物則介紹地更為詳細,少了部分偏見,對于前線斯大林格勒等地區的攻略進展,有明晰的分析及戰地照片。

  但這份報紙只打發了古斯塔夫5分鐘的餐後時間,她所在意的內容依舊很少,甚至沒有一張斯大林格勒城內的照片。

  “多吃點吧,aster。我對你們人類的食物興趣不大。”將放在自己這邊的烤香腸推到了鈴木友紀桌前,古斯塔夫拿起包廂內放置的軍事雜志,繼續打發時間。

  短暫停留的列車再次啟動,距離他們同特別行動隊從基輔登上列車出發,已經過了近2天時間。

  鈴木友紀將晃動的果汁杯子放穩,望了眼窗外的風景,只過了不到半分鐘,外面的雪景就變得稀疏起來。

  古斯塔夫同樣留意了一眼車窗外,她輕扣了一聲桌面,通過兩人令咒的聯系,直接提醒鈴木友紀。“是不是我們離斯大林格勒越近,積雪的情況就越頻繁?”

  經古斯塔夫提醒,鈴木友紀回想了一下自己記得的臨時停車和變向,除去鐵路被人為破壞,似乎越往後遇到積雪的情況越多。

  “根據那位埃德曼中校的說法,他極大可能是這個時代最後一位召喚從者的御主了。assass的御主說過他召喚從者早在一個月前,在日本本土召喚的沖田總司,他認為自己是最早的一批。顯然很多從者在這之間降臨,踫巧有一個能影響天氣的從者也不意外吧?”

  古斯塔夫說話間,指了指包廂門,隨後她走過去快速開門,門外正站著另一位archer拿破侖。

  “中午好,美麗的女士和年輕的小魔術師。不知沒有靠烤鵝肝和生蠔的午餐能否讓兩位滿意呢?我的御主實在太不講究了,居然一切都遵照標準安排,連一點特別待遇都沒準備過。”拿破侖自然熟一般,無視了古斯塔夫冷漠的眼神,自顧自地走到包廂內。

  “標準?”

  “是的,標準,循規蹈矩。小家伙,你對這種毫無樂趣的人會感興趣嗎?比如現在擺在你桌上的午餐,屬于他們面向賓客的c號套餐。”拿破侖拿起桌上一塊巧克力,很自然地撕開包裝,塞進了自己嘴里。“戰場上標準是完美的代名詞,但在日常中過多的標準,只會讓人感到乏味,再好吃的食物都會因此下降一個美味等級。”

  鈴木友紀完全不覺得一切照標準有什麼不好,他在迦勒底基本也是直接吃標準套餐,不會動用自助點餐服務,從衣服到洗漱用品,全部是標準化的產物,無需他自己挑選。

  “小家伙對此不了解嗎?再比如古斯塔夫女士的三分熟牛排,昨天、前天中午也是如此吧?我的御主專門讓下屬寫了一套專門的定制餐表,不出意外古斯塔夫女士每天的午餐都會有一塊帶血牛排。這樣的人毫無樂趣,完全不懂如何與女士互動,博取好感。”

  拿破侖說完如變魔術一般從手中“變出”一盒酥皮蛋糕,“相比平平無奇巧克力,餐後還是吃點蛋糕更棒吧?”

  回應拿破侖的依舊是古斯塔夫冷漠的眼神,她對人類的食物沒興趣,從者理論上一直不進食也沒影響。她考慮自己的御主一個人就餐顯得很孤單,才稍微吃一點食物,沾滿血腥味的肉能減弱進食時的不適感。

  “哎?不喜歡櫻桃味的嗎?”拿破侖並未意識到問題的關鍵,他繼續推薦著自己帶來的蛋糕,“assass小姐對此評價很高,雖然一開始很不情願,說吃這種精致的食物會墮落……”

  “aster,你想吃嗎?”古斯塔夫拿過那塊蛋糕,問了一次鈴木友紀。還在思考有無變化天氣類從者的鈴木友紀沒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下意識因為吃飽了而搖頭。

  一手提起拿破侖的衣服,一手拿著蛋糕,古斯塔夫將兩者都丟到了包廂外。“抱歉,先生,你的推銷失敗了。”

  冷漠地關上包廂門,不再給拿破侖任何多話的機會。

  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拿破侖撿起地上的蛋糕,隨手丟給了負責勤務的士兵。“影響天氣的從者嗎?不知道assass那邊進展如何,讓一位清純美麗的小姐中途下車探查,而後讓其自行追趕火車,實在是過于失禮的指令。”

  ————

  雪地上,疾行的風停留在了一處較厚的積雪旁。

  assass沖田總司確認周圍無人後,解除了氣息遮斷狀態,她撿起地上的樹枝,撥開了一層積雪,底下與她感覺的一致,顯露出埋著的冰封尸體。

  一名年紀在45歲左右的中年女性,穿著上看是當地富有的貴族,用刀敲開堅硬的冰,沖田總司提取了女性尸體的血樣。

  經過近距離接觸,她可以確認這具尸體生前是一名魔術師,無論是被一同冰封的魔力塵土和裝塵土的袋囊,還是女魔術師尸體散發的奇異芳香,芳香帶有能對人類起效的魅惑與麻醉效果。

  一名水平天賦不低的魔術師離奇被冰封在荒野,被積雪簡單覆蓋,這顯然不是小事情,雪下得再大也不至于能把大活人瞬間變成冰雕,而且看女魔術師被冰封的驚恐表情,她顯然遭遇了不得了的危險。

  “從者?”

  沖田總司不確認一定是從者,但她發覺了另外的線索,順著林間小路,沖田總司見到了被凍傷的樹木,上面覆蓋的冰層還未融解,同樣普通的下雪天不至于嚴重到樹木被冰凍。

  順著凍傷的樹木走出沒多遠,沖田總司見到了更多交戰的痕跡,多處積雪下立著冰凍後的晶狀冰稜,仿佛破土的尖筍立在林地間。

  繼續往前,她找到了超乎想象的痕跡,遍地書頁散落在雪地上,部分書頁被冰封,部分帶著變黑的血跡,部分則已經被撕碎,如同凶殺現場,抵達此處的沖田總司立刻打起了12分的戒備,以防未知的危險仍停留于此。

  撿起幾張相對完好的帶血書頁,收入自己懷里。沖田總司環顧周圍,再無其他收獲,她快步折返回女魔術師尸體位置,再次檢查這具離奇埋在荒野的冰封遺骸。對比書頁上的血跡和尸體,沖田總司相信兩者同時發生意外,女魔術師像是一瞬間被來襲的敵人冰封秒殺,而持有書頁的另一個則逃出了大約200米,而後被追上,眼看無處可逃選擇最後奮力一搏,但被敵人同樣解決,連尸體都沒留下。

  在中年女魔術師的衣服下,沖田總司尋找到了凍在一起的一份書信,強行分離碎成多片的紙頭上,來信方是魔術協會植物科某位位階較高的魔術師,他在信中表明了時鐘塔方面對甦聯地區的事務無心插手,甚至信中直言推薦死者加入德國方面。

  簡單看了一遍信件內容,引起沖田總司興趣的是其中一句︰“……聖遺物附帶在包裹內,本次費用無需支付,但請莫多娜女士回到故土後再考慮一下與其他組合合作的事項,孤軍奮戰並非最合適的戰術……”

  “聖遺物?”沖田總司感覺自己腦海中快速閃過了一個念頭,她隨即打碎了尸體上大部分冰塊,割開衣服無果後,她用刀撬開了尸體的嘴巴,終于在尸體的舌頭上找到了兩道令咒。

  死在這里的是一位御主!而且這位御主使用了其中一道令咒,不知是因為令咒位置隱蔽,還是敵人沒興趣回收,兩道令咒留在了尸體身上。

  毫無保護死者顏面的想法,割下尸體的舌頭,沖田總司用絹布一包同樣塞進自己懷里。至此她這次探查任務超額完成,不出意外散落下一地書頁的人就是女魔術師的從者了,從者戰敗會自動化為魔力消散,不會留下尸體,這點拿來說明沒有留下第二具尸體正好。

  拋下沒有其他線索的尸體,沖田總司重新回歸氣息遮斷狀態,以迅疾如風的速度向著火車將會抵達的方位移動。
{$jieqi_sitename}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