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神志不清
作者︰桐哥      更新︰2020-05-24 09:20      字數︰2436
  席湛清楚我心里在擔憂什麼,他寡淡的嗓音響在我的耳邊,“墨元漣不會有危險,艾斯曼想同歸于盡的並不是他,而是你和我。”

  “二哥,為什麼是我們?”

  “他方才說過墨元漣對他有知遇之恩,所以他心里一直愧對墨元漣,他今日想鏟除我們無非是想還那恩,想替墨元漣開路,因為在他的認知里我們是墨元漣最大的絆腳石。”

  其中的彎彎曲曲我是剛知情的。

  席湛不僅知情,還猜中艾斯曼的心思,更清楚自己會有危險,可他剛不著急離開。

  他甚至耐心的等艾斯曼簽署合同。

  我也奇怪的問席湛,“為何不要遺囑。”

  席湛反問我,“什麼是遺囑?”

  “他死了後他的東西就是你的。”

  席湛抿了抿唇道︰“倘若他沒死呢?”

  在危險中、在離開的路上他教我道︰“遺囑有不確定性,而合同里面的條條款款白紙黑字的寫在那兒的,已經是篤定無疑的,我需要的並不是他的遺囑,而是這份游戲專利的使用權以及轉讓權!允兒,你今後做事第一選擇自己篤定需要的東西,第二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再貪,不然賠了夫人又折兵。”

  身後的譚央道︰“出去再聊吧。”

  席湛沉默,拉著我到了甲板上,在搖晃之中路過游戲大廳,在場還有許多人,他們被現下的動靜弄得不知所措,我好似又听見了鈴鐺的聲響,我伸手迅速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席湛擔憂的詢問我,“允兒做什麼?”

  “我好像听見了鈴鐺的聲音。”

  我好像一直都有听見鈴鐺的聲音。

  聞言席湛緊緊的蹙著眉,他突然彎腰打橫抱著我離開,很快出了甲板,甲板上面站著許多人,而游輪周圍圍繞著好幾輛游艇。

  這些人的希望都在這游艇上面!

  “時笙,你看後面。”

  我轉身望去看見一座高挺聳立的冰山,剛剛並不是爆炸的聲音,而是游輪前端撞上了冰山,我收回視線在甲板上看見了趙盡。

  席湛也看到了趙盡。

  他警告道︰“別再動歪心思。”

  趙盡瘦瘦小小的,就是一個老頭子的模樣,我篤定學過跆拳道的郁落落都能將他放倒,可就是這麼一個人到處的惹是生非讓人厭惡,他當著席湛的面問他,“倘若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你的席太太會不會和雲翳好?”

  席湛不屑回答他的這個問題。

  我開口道︰“不會。”

  趙盡挑撥離間道︰“你當初對顧霆琛應該也如此篤定過吧?可最後還不是跟了席湛。”

  因為我結過婚。

  因為我離過婚。

  因為我是二婚。

  所以他們一直拿著我的曾經攻擊我。

  一直覺得我是不靠譜的女人。

  “你又了解我什麼!”

  我喜歡席湛。

  席湛喜歡我。

  我們是夫妻。

  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他。

  即使他真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倘若是真的……

  倘若是……

  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婚!

  都不會再愛上其他人。

  我的今生今世只有席湛。

  這份心意只有我自己清楚。

  我不必向誰解釋。

  我自己清楚篤定便是。

  耳側似乎又響起了鈴鐺的聲音,我看向身側的人,我看的並不清楚,他的模樣漸漸虛化,我彷徨的問席湛,“二哥你信我嗎?”

  “你信自己,我便信你。”

  鈴鐺的聲音越來越響,似乎響徹了整個游輪,我搖晃著腦袋听見墨元漣的聲音,“席湛,再不離開你就會葬在這片海域里面。”

  墨元漣這又是什麼意思?!

  我摸上了自己大衣兜里的槍支,這是席湛之前給我的,他讓我拿來保護自己的,我握在手心想要保護自己保護席湛,可有人握住了我的手腕低聲道︰“我在你身邊,所以你並不需要它,允兒乖,二哥馬上帶你離開。”

  是席湛的聲音。

  我喊著,“二哥。”

  “殺了他……”

  腦海里突然響起了這句話!

  我搖晃著腦袋,還抬手捂住耳朵,可是殺了他三個字是從腦海里出來的,阻斷不了的,我喊著二哥,一直喊著二哥,好像沒人給我回應,我只看見眼前有一張模糊的臉。

  我握住了手槍對向他。

  “你這是……”

  他的嗓音熟悉又陌生。

  我腦子一抽道︰“我想要墨元漣……”

  我想要墨元漣做什麼?

  我怎麼會說這句話?!

  “砰——”

  “小姐,你在做什麼?”

  我听到了呵斥的聲音,耳側又傳來清脆細碎的鈴鐺聲,不同于我腦海里的那聲音。

  這個鈴鐺的聲音有安撫的作用。

  待我回過神便看見席湛的胸口中了槍掉進了海里,我的心髒猛縮瘋狂的喊著席湛。

  我扔掉槍隨著他跳進了冰冷的海水里,夜色翻騰,我在奔騰的海浪里找不到席湛。

  我也不太會游泳,最後還是席湛憑著最後的力氣擁上了我的身體,觸踫到男人的身體我才有所冷靜,我抱著他的脖子喊著他!

  “席湛對不起,你怎麼樣……”

  可他卻在我耳側問我,“我清楚允兒舍不得傷我,可在允兒的心底允兒更在意他嗎?”

  我流著眼淚道︰“我不是……”

  “既然不是為何說想要他?”

  隨即他致命的詢問,“又為何要傷我?”

  我為何傷他?!

  我自己都不清楚!!

  像是被人催眠了似的!

  席湛滑落進海里,我摟緊他的身體隨他一起降落,我不怕危險,我現在從不懼怕這些,我只怕他會離開,怕他離開我的世界。

  更怕趙盡說的那話成真。

  我又想起了那個夢。

  那個我一而再再而三做的夢。

  夢里有我、時騁、九兒、潤兒和允兒以及我的父母,夢里唯獨沒有宋亦然和席湛!

  我不接受這樣的結果!

  我寧願與他一起死!!

  我摟著席湛下降了不過幾米便被人從海里撈起,我听見趙盡的聲音說道︰“按照計劃我將時笙給你,你將席湛給我,後會無期!”

  墨元漣冷笑問︰“這就是你們的陰謀?”

  “可雲翳你也並未替自己解釋對嗎?”

  我咳嗽了兩聲,嘴里吐了一些水,抬頭便看見席湛在趙盡的游艇上面,我趴在游艇的邊緣問他,“趙盡,你要帶席湛去哪里?”

  席湛已經昏迷了。

  意識不清的躺在游艇里。

  他的白色襯衣上全都是斑駁血跡!

  “呵,我帶我的親生兒子去哪里與你有什麼關系?時笙你盡管放心,你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他的公司今後也會是我的,與你沒有關系,與你的那兩個野種也沒有關系!”

  “呸,你不愧為人父。”

  <!-- 右側 -->
{$jieqi_sitename}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