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皇帝玉璽
作者︰木工米青      更新︰2020-08-04 01:38      字數︰2540
  大周皇宮。

  問仙殿。

  一處靜室。

  當中蒲團由萬年暖玉煉成,乃是一條上等靈脈核心,屬于輔助修行的重寶。

  四周牆壁以及屋頂地面,皆是靈石瓖嵌的玉璧,每日都有仙官負責更換,以保證靜室內靈氣充盈。

  如此奢華修行壞境,唯有大周皇帝周易才能享用,非調用天下三十六州資源不能維系。

  修行萬法天功,法力是同階修士十倍,然而消耗亦是十倍。

  周易盤坐其中,吞吐之間海量靈氣煉成法力,一室靈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黯淡。

  丹田當中,有一枚印璽,方圓四寸,紐交五龍,蘊含重重疊疊的禁制。

  兩名青雲門弟子進入北天門附近,印璽立刻反饋來訊息,將其場景映入周易腦海。

  “青雲門……”

  周易從修行中醒來,念頭一動,通知禮部仙官江景同,前去接待青雲門弟子。

  這枚印璽正是大周皇帝傳承玉璽,本來銘刻的是“大周皇帝寶印”,經周易重煉後改為“朕即天命,既壽永昌”!

  近幾年,周易除去修行和教導弟子,余下大半時間都在鑽研煉制印璽之法。

  此界法寶煉制之法較為粗糙,也未曾有關于先天靈物傳聞,只能說是一方極為穩定的仙道世界。

  周易初時煉制了許多法器法寶,放在正魔兩道也是不錯的寶物,然而一直不滿意。

  五年前派遣仙官至各地,周易為各地仙官煉制官印法器護身,于是有了重煉皇帝玉璽的念頭。

  大周皇帝的法寶,自然是玉璽最為適合。

  此方世界頂尖材料如九天玄落之類,也只是後天之物,煉成之後受材料限制晉升無望。

  于是周易另闢蹊徑,試圖將地脈與玉璽鏈接,以玉璽執掌地脈之力。

  地脈屬于特殊先天靈物,與大地共生,靈脈就在地脈當中孕育,非**力不能抽取。

  周易初時數年連續失敗,地脈之力太過厚重,煉化之時會將禁制鎮壓的支離破碎。

  幸好歷經一千七百載修行,周易搜集禁制何止上千種,直到前些時日,才試驗出能承載地脈的禁制組合。

  周易將京城北面地脈,與玉璽鏈接,于是能監控北城一切進出之人,且能禁錮北城附近靈氣,調用地脈之力鎮壓目標。

  天地靈氣禁錮,修士真元法力得不到補充,續航能力直線下降。

  北城地脈本來只是下等,十年前周易從袞州一座高山抽取上等靈脈,打入北城地脈當中,為洛京遠遠不斷提供靈氣。于是北城地脈不斷蛻變晉升,如今地脈之力,能輕易鎮壓上清境修士。

  這只是北城地脈之力,隨著玉璽與地脈鏈接不斷增加,威力將直線上升,縱是太清境修士也難逃一死。

  【裝備︰大周皇帝玉璽

  品階︰四階

  特性︰地脈之力

  說明︰大周皇帝周易**玄妙,玉璽鏈接地脈,可操縱地脈之力,禁錮天地靈氣,威能妙用無窮。】

  “若是將大周三十六州地脈,鏈接皇帝玉璽,或許能直指仙器。”

  “可惜能承載一界地脈之力的寶物,莫說先天靈物,就是仙器也難,還需另尋他法。”

  周易心思電轉,已經隱約有了解決之法,若是能成,大周或許真能晉升仙朝。

  ……

  禮部。

  群仙館。

  江景同坐在上首,左面是青雲門弟子,右面兩名仙官。

  右首之人,面容俊俏,身著銀甲,是一名少年將軍。

  第二人是陰陽魚道袍老者,臉上烏漆嘛黑,胡子拉碴,周身不斷噴涌燥熱火氣。

  “這是兵部石青峰,工部胡炎。”

  江景同介紹道︰“青雲門岳梁、魏弘,兩位道友路過洛京,特來拜訪。”

  四人互相見禮,一方是大宗傳承,一方道法異乎尋常,談玄論道好不熱鬧。

  片刻之後,岳梁忽然話題一轉,說道︰“貧道初入洛京,見城門兵卒所持兵器,不似法器卻又威力非凡,施展也不用法力,可是大周仙朝秘傳?”

  “此是血煉之法,乃是仙帝觀百姓極苦,常被妖魔襲擾,特此賜下妙法擴充軍卒實力,抵御妖魔,互有百姓!”

  工部仙官胡炎得意道︰“此法能讓凡俗御使法器,日後再進一步,或許能御使法寶,未嘗不可與修士爭鋒。”

  “凡俗御使法寶,能與修士爭鋒,豈不是天下大亂?”

  魏弘眉頭一皺︰“我正道宗門為了維護天下穩定,有諸多約定,其中一條就是限制法術流傳凡俗。凡俗無知愚昧,易受魔道妖人蠱惑,一旦掌握法寶必定為禍蒼生!”

  石青峰就是魏弘口中的無知愚昧凡俗,冷哼一聲道︰“據本將軍所知,可是不少正道之人,所作所為,與魔道妖人沒什麼區別。”

  自從仙官下放地方,率先鏟除的就是盤踞各地的小門小派,其中許多號稱是正道的門派,早已與邪魔無異。

  這些小門派或許是意外得到修行之法,或者是門派棄徒,甚至干脆是某些宗門弟子偷偷建立,用來搜刮修行資源。

  大周對待這等門派以雷霆打擊,五年時間幾乎將三十六州犁了一遍,也因此招惹了許多仇敵,死了數十上百仙官。直到一尊魔道巨擘死在洛京城,震驚正魔兩道,才徹底安定下來。

  魏弘反駁道︰“我青雲門乃正道魁首,自是與野狐禪不同,所制定規矩沿襲數千載,豈能有錯?”

  “早就听說青雲門傳承久遠,門中法術神通精妙,正想見識一番。”

  石青峰眼中戰意熊熊︰“大周仙庭一統天下,乃是順應天道,非一門一派能比擬!”

  修行十載,石青峰從山村小子蛻變為仙道俊杰,一身金系法力精純至極,只差一步就凝結金丹。

  岳梁經歷的多,尚且沉得住氣,打了個哈哈準備敷衍過去。

  魏弘年輕氣盛,拜入青雲門後一直以正道魁首自持,哪能忍受石青峰的挑釁,況且兩人修為都是玉清境頂峰,相差無幾。

  魏弘自信青雲傳承精妙,傲然道︰“道友想比什麼?”

  石青峰本來想比斗法,以綜合實力決定高下,耳中忽然傳來一道聲音,忍不住嘴角一翹。

  “青雲門以劍修聞名,號稱門中三百劍仙,那我們就比御劍之法如何?”

  “哼!希望道友輸的不要太慘!”

  魏弘略有些氣急,青雲門劍修乃是天下第一,豈能畏懼與人比劍。

  岳梁本來打算全解一二,萬一師弟學藝不精輸,等于丟了宗門臉面。然而听到石青峰要比御劍,心中難免也有了些火氣,索性就讓魏弘比試一番。

  這石青峰在正魔兩道也略有威名,是大周朝仙官中的激進派,數年時間率領軍隊破滅十余宗門。

  若是與青雲門比試輸了,也能折一折大周的威風,之後再談事情就能輕松許多。

  石青峰說道︰“你我就以此地為始,南天門為終,御劍一個來回如何?”

  “可!”

  魏弘念頭一動,背上長劍脫鞘而出。

  “此乃師尊賜下法寶,名為勝邪,輸了可莫要怪貧道欺負人!”
{$jieqi_sitename}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