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 皇上要搞事啊
作者:萌千喜      更新:2022-01-15 10:41      字數:2211
  皇上來了之後看到了守在外麵的侍衛統領,心頭頓時就微定了下來。

  因為他在這裏,代表了臨玉公主也被送到這裏來了。

  “臨玉公主休息得可好?”皇上還裝模作樣地問了一句。

  垂首候在門外的宮女低聲回了一句,“回皇上,公主休息得挺好的。”

  明若邪都能夠聽得出來她們話尾的那麽一點兒顫音。

  皇上都逼得這些宮女不得不睜眼說瞎話了。

  公主能休息得好?

  蓮王好像是沒有說出來什麽,隻是邁步進去,說了一句,“請臨玉公主出來吧。”

  漱玉齋這裏,主廂房旁邊就是一個小茶榭,也算是一個小小的待客之所,明若邪直接就和蓮王進去了。

  本來要這是漱玉齋裏住了人,那邊上這茶榭也會掛上擋風簾,裏麵也會燒起炭爐。

  可是他們一進來就發現擋風簾沒有放下來,也沒有炭爐,到處寒風嗖嗖地鑽了進來,椅子還沒有鋪上軟墊,蓮王隨手就在桌上一抹,手指上立即抹上了一小層灰。

  他看向了跟進來的皇上。

  皇上在蓮王那輕輕上挑的眼睛輕睨之下後背都浮了一層薄汗。

  大貞皇宮裏本來就少有女客來,這漱玉齋應該是有一段時間沒有人踏足了,這些宮人也都偷了懶。

  現在讓蓮王察覺到這裏跟沒有人住一樣的荒涼,皇上也覺得麵子下不來。

  他沉了臉,喝叱了一聲,“你們這些狗奴才隻怕是活膩了,就因為臨玉公主昨晚剛住進來還沒來得及出來飲茶待客,就忽略了茶榭?還不趕緊收拾一下!”

  那些宮女都變了臉色,她們也是從鳴荷宮匆匆跑來的,到了這裏就來得及把那邊廂房裏的炭爐點起來,根本就沒有時間顧及別的啊。

  好在這裏的東西都是平時有備著的,隻要趕緊把桌椅抹一下,拿出軟墊墊上,然後再去點起炭爐再奉上熱茶就可以,宮女們都是做慣了這些的,動作倒是麻利,很快就弄好了。

  “怎麽還不見臨玉出來?”蓮王坐下之後又問起了臨玉公主。

  一個大宮女飛快地看了皇上一眼,努力讓自己顯得很平靜,“回皇上,公主用過午膳之後又歇下了。”

  臨玉這個時候會睡著?

  信她個鬼。

  明若邪是絕對不相信的,蓮王也不會相信。

  “本王是她的王叔,就是歇下了也把她叫起來,本王帶她出宮去,住在宮裏也不成樣子,而且我父親也來了,臨王也算是晚輩,明兒元宵節,她就跟我們住縉王府去,也算是我們遠在他鄉的一頓家宴。”

  明若邪聽到蓮王這麽說還有點想笑,她是不會相信蓮王會讓臨玉公主去他們王府住的,明明就知道她對司空疾有那種心思,怎麽可能還會給她引狼入室?

  這話分明就是為了刺激皇上。

  皇上的語氣果然也幹澀了一些。

  “蓮王,既然臨玉公主正在午休,也不好將她叫起來,不如就讓她好好休息,等晚一些朕再讓人送她出宮吧。”

  先拖過這半天,回頭再說。

  晚一點到底要不要把人送出宮去,他再想辦法就是了。

  反正是不能讓蓮王在這個時候把臨玉公主帶出宮去的,別說帶出宮了,這個時候讓他們跟臨玉公主說上話都不行。

  “父王,不如我去看看吧,臨玉公主剛到大貞,千裏迢迢地想必路上也是吃了不少苦,我進去看看她會不會是來了這裏水土不服,身體不舒服了。”明若邪站了起來。

  她才不管皇上到底在想什麽,總得做他們該做的,到時候蓮王回到瀾國才不至於把這整個鍋都給背上了。

  所以不管怎麽說,他們今天是一定要看到臨玉公主的。

  蓮王點了點頭,“那也好,你先去看看。”

  皇上的手指捏緊了一下,看著明若邪,隻覺得她實在是太多事了。這要隻是蓮王一個人進來,他一個當堂叔的總也得避嫌,不能進堂侄女的房間看她睡覺,所以不可能見到臨玉公主。

  可是明若邪一來就沒有這個顧忌了。

  皇上擔心明若邪醫術高明,進去之後給她把脈看出什麽來,趕緊給了那個大宮女一個眼色。

  大宮女垂眸,飛快退了出去。

  “明亭,聽說你在瀾國的時候跟臨玉公主的關係就不好,等會兒也別湊太近去了,如果她睡得沉,你就把個脈就退出來,免得把她吵醒了她一看到是你,得跟你鬧起來。”

  皇上這個時候也是要避嫌的,他也不能跟著進去看臨玉公主,隻能叮囑了這麽一句。

  明若邪定定地看著他,直看到皇上額頭有點滲汗,惱羞成怒起來,她才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好,我就看看。”

  她跟著宮女去了隔壁廂房。

  蓮王倒是淡定得很,端著茶盞也不喝,就在手裏捧著,看著起來就像是端著那茶盞在暖手,那一雙骨節分明的手倒是好看得很。

  皇上坐在旁邊卻是明顯地坐立不安,一直在喝茶,那一盞茶很快就喝完了,又讓人添了一杯。

  蓮王斜了他一眼,實在是看不起這樣的男人,就這,還是皇帝呢。怪不得大貞在他的統治之下會變成這樣亂七八糟的弱國。

  明若邪走到了床邊,卻發現紗簾拉著,足有兩層。

  她隻能看到床上有個隱約的身影躺著,但是根本看不出來她的樣子。

  就在她要去掀開簾子時,那個大宮女趕緊上前一步,小聲地說,“縉王妃,公主睡覺的時候不許旁邊接近,您要不就看一眼?”

  說著她就飛快地掀開了頭部這一邊的半幅紗簾,能夠讓明若邪看到了臨玉公主的臉,然後又很快地放下了,還真的就是讓明若邪看了一眼。

  明若邪心裏嗬嗬。

  “本王妃給她診個脈吧。”

  “是。”

  宮女伸手進去,小心地把臨玉公主的手臂拉了出來。

  明若邪挑了挑眉,倒是不在意,就這麽替她把了把脈。

  大宮女在旁邊屏住了呼吸,緊張得很。

  不過,想來臨玉公主身體也確實沒有什麽問題,他們也沒給她下毒,她也沒有受什麽傷,皇上寵幸一次應該也不至於把脈探出來吧?

  宮裏侍衛劈暈臨玉公主的,也不過是劈中了頸部穴道,這也不算受傷。

  大宮女仔細地回了一遍,覺得應該是沒有問題。

  明若邪手指搭在臨玉公主手腕上,感覺得到大宮女的緊張,也探得出來這個時候臨玉公主確實是暈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