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浅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挽卿辞 本章:第374章 浅绯

    栖寒枝落子的那一盘棋,是瞿影君前一日摆下的棋谱,看了半日也没什么头绪,顾卿黎怕她过了困劲伤精神,催着他去睡了,瞿影君就由着它了。

    如今栖寒枝落下这一子,老人家又来了情绪,头一转就拉着他跟自己下起棋来。

    而听了老人家话回去换衣裳的顾卿黎,看着两个婢女捧着的衣裳,她眼睛都瞪圆了。

    谁能告诉她这一身女裙是怎么回事?这、这叫什么事儿啊?

    “你们这是从哪儿搜罗出来的衣服?一个个的眼睛都不顶用了吗?”

    顾卿黎清了清嗓子,竭力表现出怒气冲天的样儿。

    两个婢女瑟缩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话了。

    “回攸宁君,这是瞿影君下令准备的衣裳,早在一个月前就让人精工细作的,您看这料子、式样和手工,都是最好的……”

    废话,这些她当然看得出来,可她在意的是这个吗?!这是女装啊!!

    她虽然本质是个女子,但现在对外她就是天河盟的攸宁君啊,谁不知道这是个样貌相当不错的男儿郎?

    自己这外祖母是想作甚啊……

    她当然是不想穿这一身,连着衣裳连首饰和胭脂水粉都配好了,是妥妥的要揭下她的面具还本来面貌啊。

    原本也是不妨事的,揭下面具她还能透口气,可今日不同啊,要是那个人真来了,她就这么一身精心收拾过的样儿出了门,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刚想反抗一二,那边门竟然已经关死了,瞿影君身边的扶疏亲自在门边站着,只是问了几声好,顾卿黎就明白瞿影君的决心了。

    这要是破门而出,可就是亲自打外祖母的脸了。

    没得办法,她只好乖乖坐下,任由那两个婢女给她拾掇。

    那边,栖寒枝和瞿影君的棋下了有半个时辰了,棋局还没解开,但两人已经渐得其中趣味。

    看着老人家的兴致勃勃,栖寒枝默默估算,估计是又下了什么手了,也不知道那小主子那儿是怎样的‘水深火热’。这时辰也不早了,那一位,不会真的不来了吧?

    这边还在猜测,那边门上已经有人来禀——贵客上门了。

    瞿影君笑眯眯的听着,落下一颗白子,挥手道:“来得有些晚了呀,粥都凉透了吧?去个人,把粥热一热。寒枝,就由你去招待那小家伙吧,领到花厅里坐一坐,一会儿让芙蕖去招待。吩咐厨房,菜色要置办得好些,酒就不必上了。”

    “瞿影君,您废了这么大功夫把人请过来,不亲自见一见吗?”栖寒枝将刚拿起的棋子放回去,试探道:“攸宁君,年轻气盛,未必愿意跑这个腿。”

    “我都发了话了,她总会去露露脸的,”老人家很是放心:“你先去见见那孩子,没什么坏处的。芙蕖那孩脸皮薄,估计还要磨蹭一会儿才会出门,你就多跟那沈家小儿说会儿话。”

    栖寒枝算是明白了,跟着小厮出了门,没一会儿就见到了站在梅花树下的清贵公子。

    出来是来拜访人的,沈墨还记得将盔甲换下,洗去了几日以来的血腥气和汗渍,头脸收拾收拾,一出来又是很能见人的云临侯了。

    出门之前封锦澄看着他叹了半天的气,最后委婉的提醒了一句。

    “我这儿还有件内甲,用软金丝编的,轻若无物,穿在外裳里一点儿都看不出来。你可别小看它啊,这件宝贝可是实用的很,一般的刀剑是怎么都扎不进去的,就是有厉害的兵刃,也能给你挡上一两层,说不准就能救你的命呢……或者你再带个护心镜……”

    这婆婆妈妈的劲儿,沈墨还是第一次在他这儿感受到这么露骨的关怀。

    不过封锦澄是那样的人吗?

    “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啊,你要是死那儿了,这儿就得我担全责了。”

    嗬,就知道所谓的感动都是浪费感情。

    段殊抱着他宝贝的龙泉剑站了半天,冷着脸跟在沈墨后面,意思也很明白了——粥他也想喝。

    沈墨看了他好一会儿,两人谁都不肯退让,还是甘松在后边提醒着,时辰已经不早了,那边还有个老人家等着呢,作为小辈,这样是不是不大好?

    没办法,封锦澄就给了他两个时辰,沈墨只好匆匆赶去,也不管后边是不是有个跟屁虫了。

    一路进了宅子,身上寒气正盛,沈墨心中多有忐忑,见到栖寒枝,一半放心,另一半却是又提了起来。

    不管人是见到了还是没见到,都有另一种悬心啊。

    封锦澄那话偏玩笑,可沈墨回想起来竟不觉得有多少错,顾卿黎都那么暗示了,他还上门,大概真要吃些苦头。

    段殊那身上至今还有一层没完全养好的伤,沈墨看的时候触目惊心,这一会儿,也在想自己的下场。

    栖寒枝本不是多擅长言辞的人,见到多了一个段殊,也没多说什么,把人领到了花厅。等两边都‘客客气气’的说了好一会儿客套话,两个男人身子都让花厅里的暖意烤暖了,还是没听到下文。

    沈墨无法,只好问道:“今日是受瞿影君下帖而来,晚辈心有不安,不知瞿影君是否方便,我刚好去问个安。”

    “这倒不必了,”栖寒枝看了一眼门外:“老夫人已经吩咐下来了,请云临侯稍安勿躁,先休息休息去去寒气。今日的粥,正好是我们攸宁君孝顺瞿影君亲自熬的,这会儿正在厨房热着,一会儿下人就端过来。还有,今日老夫人就不见侯爷了,攸宁君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

    沈墨心里一个‘咯噔’,应了一声,遮掩性的喝了一口茶,却差点被那一口茶烫了口,只好略带尴尬的将它放下了。

    门外飘来粥水香甜的香气,沈墨下意识往外望去——顾卿黎亲手做的膳食,他已经有许久许久都没有吃过了。

    不曾想,粥还没有进门,先进来了一个曼妙的身影。

    浅绯的裙角晃过门槛,人影直接进来,段殊抱剑的手紧了紧,沈墨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站起了身。


如果您喜欢,请把《嫡女不善:侯爷宠妻成瘾》,方便以后阅读嫡女不善:侯爷宠妻成瘾第374章 浅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嫡女不善:侯爷宠妻成瘾第374章 浅绯并对嫡女不善:侯爷宠妻成瘾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